三人麻将都有什么牌|三个人麻将
字號:

修復青銅器用科技 說說國博文物修復那些事兒

修復青銅器用科技 說說國博文物修復那些事兒

2019年12月06日 14:55 來源:北京晚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復制文物手跡求真 修補古代拓片務實 修復青銅器用科技

  說說國博文物修復那些事兒

  從中國國家博物館出發,一路南行,近30分鐘的車程后,一座安靜的小院映入眼簾。這就是國家博物館文保院的所在地。在這里,國家博物館館藏143萬件文物得以修復和保護;在這里,全國文保單位得到技術支撐、修復協助。近日,記者走進這間“文物醫院”,探訪國博文物修復那些事兒。

工作人員正在進行西藏羅漢拓片修復
工作人員正在進行西藏羅漢拓片修復

  【臨摹一幅文物手跡】

  少則幾天多則幾個月

  一張方桌、一摞紙、一盤墨、幾支筆……走進文保院書畫文獻修復研究所,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正揮動筆墨,臨摹寫下毛主席的手跡。老人名叫王秋仲,自1975年到中國革命博物館(現中國國家博物館前身)工作起,一直從事革命文物文獻修復復制工作,至今已有45個年頭。今年1月,他被國家博物館聘為終身研究館員。

  國家博物館藏有大量革命文物,包括著作手稿、信件、日記、電文、題詞等,諸多手跡類革命文物的復制臨摹都在這里完成。

  “這些手跡類文物,經過歲月的洗禮,有的文物原件的紙張早已泛黃發脆,為避免珍貴文物在陳列展示中受到損害,需要對原件進行復制,用復制件替代文物原件展出。”王秋仲對記者說,文物能夠保存至今,十分不易,修復師要懷著敬畏之心,保護好,傳承好,讓文物“活”起來。

  “我管這個叫‘字坯子’,一幅字整體臨摹下來只要一個半小時。”王秋仲捧著自己臨摹的手跡,對記者解釋道,“但是后續的所有細節,包括字的深淺銜接、層次、融合程度,都要一點點地打磨。在臨摹的過程中,只要有一個筆畫沒有寫好,就要重新再寫。完成一幅復制件,少則需要幾天,多則需要幾個月。”

  在王秋仲看來,手跡類文物的復制性臨摹不論是從技術手法,還是從保護角度來講,都是文物保護工作的延續,是一種更深層次的文物保護技藝。“但復制不是復印,不能為了方便省事而湊合。”

  博物館中展出的復制件,必須要“真”,才有資格代替原件展出,這既是對文物的尊重,也對歷史的尊重,更是對觀眾的尊重。如何做到“真”?王秋仲說,文物復制要依照文物的體量、形制、質地、紋飾、文字、圖案等歷史信息,基本采取原技藝方法和工作流程,制作與文物相同制品。“如果原件是已經泛黃的紙,復制的用紙就需要先染色,然后再書寫。”

  然而,要完美地完成復制臨摹,筆功才是第一。需要通過不斷學習和臨摹古人作品,全面把握歷代書風,提高自身修養,這樣才能達到“形神兼備”。

  王秋仲以精湛的技藝,在45年里復制性臨摹了3000多種、5000多件作品。其中包括“中國革命史”“近代中國”“世紀偉人鄧小平”“紅軍長征勝利七十周年”等陳列展覽部分文物文獻的復制,毛主席紀念堂、朱德紀念館、劉少奇紀念館、鄧小平故居紀念館等文博單位復制的相關文物文獻。今年,王秋仲復制了孫中山《博愛》手跡等重要文物。

 修復師在為鎏金金剛勇識菩薩取樣記錄
修復師在為鎏金金剛勇識菩薩取樣記錄

  【修補西藏羅漢拓片】

  三個多月才完成一多半

  在另一間屋子內,修復師王博戴著口罩,手拿鑷子,輕輕夾起細如魚鱗的紙片,一點一點地正在修補一幅西藏博物館館藏的羅漢拓片畫作。

  這幅羅漢拓片的上半部分已經修復完成,從下半部分大面積褶皺的裂紋來看,歲月在這幅精美的黑色畫作上留下了不少痕跡。“我在三個多月前接手了這幅清乾隆年間的拓片。這是用西藏唐卡的形式裝裱,畫作被直接貼在了布上。但是,布和紙的韌性是不一樣的,布的勁兒大,紙的勁兒小又特別薄,長年累月地被卷起、展開,拓片紙上就被磨損出一道一道細小的裂紋,露出斑斑點點的淡黃色襯布。”王博對記者說。

  為了找到在色澤和質地上與原畫最為相近的紙,王博做了許多嘗試:首先要選墨,各種墨都要進行實驗,直接染色也不行,需要自己一下一下拓出來,保證光澤、色澤一致。“拓出來的紙會有略微的飛白,染出來是‘死黑’的,陽光下看得很明顯。”王博解釋說。之后的選紙更有講究。宣紙拓完之后會分層,他專門找廠家定制了一種紙。“這種紙像棉連紙一樣薄,但是韌性更好,利于文物日后保存。”

  動手修復更是難上加難。在修補之前,王博要將裂紋起翹的部分用鑷子一點點挑起來,再用糨糊回貼平整,然后才正式開始填補裂紋。在填補時,他要根據裂紋的破口大小,將整張的紙撕成一片片直徑不到1厘米的紙片,再將細碎的紙片補回到原畫上。由于紙片太輕太小,王博大氣都不敢喘,不得不戴上口罩,避免將紙片吹散。

  修復拓片上磨損的文字時,王博還特意請教了國家圖書館的專家。“有些字已經看不清字的結構了,我就給它空出來;有些字存留可參考的結構,我就可以給它補出來。”

  如此精細的工作,極其考驗修復師的耐心。三個多月過去了,這幅畫作的修復工作才完成了一多半。整幅畫作修復完成后,王博還要請教絲織品保護方面的專家,以求更好地將用來裝裱拓片的絲織品修復完整。

  【青銅器建模修復】

  用上激光掃描3D打印

  在中國古代,青銅器被稱做“國之重器”。隨著后母戊鼎、偶方彝等國之重器的保護修復,使得金屬器物修復成為國博文保院的金字招牌。

  與書畫文獻修復研究所的沉靜不同,金屬器物修復研究所則顯得相對“喧鬧”一些。工作室里,幾位修復師正在做著信息采集、取樣、清洗、焊接、調色、補配等工作。每年都有大量來自全國的青銅器被送進文保院,由這些金屬文物領域的“醫生”協助修復。這些器具大多出自商周時期,歷史久遠,渾身銅綠,存在斷裂、殘缺、腐蝕、硬結物、層狀堆積等多種損害。

  其實,如同病人進醫院看病一樣,所有的文物在修復之前也要做個“體檢”,這些工作事先在藏品檢測與分析研究所完成。通過對文物及相關樣品的分析檢測,修復師才能根據“體檢報告”,制定相應的保護修復方案,專家評審通過后,才開始正式保護修復。文物保護修復過程中,也會持續檢測,隨時掌握文物的健康情況。

  對于這些文物的修復,文保院除了有激光清洗機等高科技設備,還用上了3D打印技術。相關負責人介紹,青銅器的保存狀況各異,很多具有復雜的裝飾工藝,涉及鎏金、錯金銀、寶石鑲嵌、彩繪等形式,按照以前傳統的復制和修復方法,需要修復師對文物進行翻模、鑄造,但是按照現在的保護理念,已經不允許修復師再進行翻模了。因此,研究所采用了3D打印技術,對文物先進行激光三維掃描,建模后再進行3D打印輸出,最后結合傳統的技藝完成文物的復制或修復。

  本報記者 李祺瑤文 王海欣攝

【編輯:黃鈺涵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0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三人麻将都有什么牌 配资公司怎么赚钱 黑龙江p62 辽宁快乐12 分分彩 汇配资 吉林时时彩 四川金7乐 比分直播手机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上证指数上证指数最新年线图 p3试机号 日本女优全裸写真快播 旺能环境股票代码 青海11选5 熟女av日本av女优 黑龙江十一选五 球探网羽毛球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