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人麻将都有什么牌|三个人麻将
字號:

一聲“到”,一生到

一聲“到”,一生到

2019年12月09日 11:15 來源:解放軍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一聲“到”,一生到

  肩章、領花、帽徽,像你的皮膚,青春的溫度在這里,少時的鋒芒在這里。而今脫下軍裝,是撕心裂肺的離別。你走了,又好像從未離開——你永遠在戰友心里,在邊關家園的記憶里。李如輝、羅志強攝

  “敬禮!”

  一聲號令,響徹武警西藏總隊機動第三支隊的禮堂。23名退伍老兵,最后一次用真摯軍禮揮別軍旅人生。邊關冷月烙印在靈魂深處,青春光輝珍藏在心里。

  《送別》的樂曲聲響起,為老兵送別的點名環節開啟,老兵們含淚答“到”。他們知道,這是穿著軍裝最后一次答“到”,也是卸下肩章第一次答“到”。一聲“到”,意味著無怨無悔的青春;一聲“到”,意味著擁抱新的生活。

  “王攀!”“到——”“謝全治!”“到——”“葛彬!”“到——”

  雪域無言,瀾滄無語。一個個熟悉的名字,一聲聲鏗鏘的回答,一張張哭紅了雙眼的面龐……老兵們仿佛已用盡一生的深情。

  凜冽的寒風,吹不散離別思緒;靜默的石堆,刻錄著青春芳華;窗外卷云,像極了那送別的哈達。

  別了,軍營!別了,戰友!別了,青春!

  走過人生四季,褪不去老兵本色。無論何時呼點他們的名字,他們都會在祖國的四面八方響亮地回應。

  ——編 者

  ■當你經歷了生與死

  “王攀!”“到——”

  對于這聲答到,王攀有說不出的不舍。但他心里清楚,這一天總是要來的。

  恍惚中,王攀仿佛回到了2年前的改革轉隸大會。當時,對明天同樣充滿未知,同樣心懷不舍,不同的是那一次自己背上進藏的行囊,這一次卻是脫下心愛的軍裝。

  就在宣布離隊退伍命令前幾天,一些戰友開始忙著收拾行李、給家人寄特產,王攀卻提著工具箱,把營區前所有“老化電路”檢查了一遍。

  “拉線纜,注意協同配合”“應答信號,插頭固定好”……離隊的日子近了,王攀一直守著新戰友,反復叮囑這幾句,“嘮叨”個沒完。

  駐守高原,一個中隊就幾十個人,戰友們親如一家。王攀這個修理班班長,早就把當好大家的“保障員”作為自己的職責。即將揮別的時刻,他是真心想為部隊再做點貢獻,也是真的舍不下高原。

  當兵16年,王攀在中隊干過好幾個崗位,但他最得心應手的還是當修理班長。干活細致、思慮周全的他,漸漸成了戰友眼中的“細膩哥”。

  別以為當個保障兵挺輕松,他也曾經歷過生死考驗。

  一年冬天,王攀和中隊指導員梁雪奇一起,到昌都附近某機動大隊檢修鍋爐。他們忙活了整整一天,太陽落山時,任務完成了,兩人隨即帶車返回營區。

  這一走就走到了下半夜,天空飄起鵝毛大雪,氣溫驟降,汽車仿佛也受不了這種極端天氣,走了幾十公里“趴窩”了。刺骨的冷風,從車窗外面灌進來,車內瞬間成了冰窖。

  偏偏這個時候,電話信號、網絡全斷了,對講機也不聽使喚。他倆把能套的衣物全都套在身上,互相依靠著取暖,卻還是凍得牙齒“直打架”。

  終于挨到風雪消停下來,對講機開始有了斷斷續續的信號,他倆趕忙大聲呼救……

  “你們在哪里?”幾分鐘后,對講機里傳來一聲回應,那是一位在附近訓練基地某臨時哨位執勤的哨兵。

  又不知過去多長時間,王攀先是看到由遠及近的汽車燈,接著便看到了車窗前戰友的臉龐。當車門被打開的一瞬間,凍得渾身發抖的他,已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。

  “那時天已近黎明,一束汽車光照亮了我們眼前的黑暗。”如今,每次回憶這一幕,王攀都覺得,是戰友給了他“活下來”的希望,“人生的希望似陽光,驅散迷霧,照亮前進的路。”

  而那位戰友的模樣,還有他的名字——“石明輝”,王攀說,他一輩子也不會忘記。

  支隊下轄單位駐地分散,海拔都在3700米以上。這些年,從主營區通往各單位的路,王攀不知走了多少遍,哪條路上容易出現塌方、泥石流、雪崩,哪里有個急轉彎,他心里都“門兒清”。

  最難走的一條路,是一條沿著瀾滄江修筑的棧道,路窄而險。王攀形容,坐在車里的人,簡直是“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”。

  他覺得,人生走過幾趟“鬼門關”,膽子越走越大,心卻越走越“窄”——每次出完任務回到宿舍,想起白天的經歷,“哪有不后怕的?”

  王攀說,從未感受過恐懼的人,決不會看到希望。

  這些年,讓王攀牽掛的事越來越多:戰友們誰外出執行任務,他千叮嚀萬囑咐;誰下電井檢修線路,他提心吊膽,一怕井下缺氧,二怕戰士們受不了地下的寒氣。

  去年除夕,暴風雪來襲,營區的通電線路斷了。王攀帶著戰友連夜搶修線路,他堅持獨自下電井檢修,在凍土層下作業40多分鐘,最終排除了故障。

  春節假期來了,戰士們取暖、照明絲毫沒受影響,他卻在衛生隊輸了3天液……

  今年初,王攀的父親突然重病住院。得知消息,他急忙趕回家中,卻沒能見到老人最后一面。這件事,成為深埋王攀心里的永遠的“痛”。

  胸前掛上軍功章這天,是離隊前的一天。深夜,王攀望著窗外,含淚對著天上說:“爸,跟您約定的那枚軍功章,我戴上了。”

  夜幕中,一枚流星劃過,王攀仰望星河,眼淚滑落。

  ■總把他人放在心尖上

  “謝全治!”“到——”

  謝全治的一聲“到”,喊得撕心裂肺,仿佛忘記了久治不愈的“肺積水”帶來的胸腔陣痛。

  戰友們心疼了,紛紛向他投來關切的目光——離隊前那一晚,謝全治的咳嗽聲,穿透了宿舍的墻壁,鉆進大家的耳朵。一整夜,戰友們都為他揪著心,誰都沒有睡踏實。

  當駕駛員16年,謝全治是名副其實的“老司機”。作為支隊技術最過硬的紅旗車駕駛員,他的性格卻不慍不火,戰友這樣開玩笑說,“遇上危險容易,讓謝班長著急可難了。”

  在西藏跑了16年車,上山下山、缺氧醉氧交替輪回,生命在無形中加速損耗,肺病這個“頑疾”,也就這樣落下病根。

  每次,看到謝全治咳得發紫的臉,戰友們都勸他去衛生隊吸氧,他總是那一句:“老毛病”不算病,挺挺就過去了。

  話說得“輕巧”,可夜里一旦咳嗽起來,人根本就睡不踏實,謝全治干脆拿起電筒去車庫檢車。“生了一場病,養成了安全檢修的好習慣,”謝全治哈哈一笑,“也值了!”

  他就是這樣一個爽快人。

  一年前的嚴冬,支隊“魔鬼周”比武進行得如火如荼。防暴裝甲車大隊四中隊,在整建制拉動時突發險情:一輛裝甲車,在翻越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口時,油門線突然斷裂;發動機也突發故障停止工作,車輛當場拋錨。

  “發動機高速運轉時,可不能熄火,這太危險了!”謝全治在前方帶車,從倒車鏡看到這一幕,趕緊跳下車。

  他顧不上穿大衣,一骨碌就鉆進了車底。過了一會兒,他又鉆了出來,找到一根細鋼絲,接成一根油門線……

  戰友眼中,謝班長是“無所不能”的人,更是心里裝著別人的人。

  “手握方向盤的人,必須將他人放在心尖上。想著別人,就是想著自己嘛!他人的安危,就是自己的安危。”入伍16年堅守駕駛崗位,這是謝全治發自內心的軍旅感悟。

  一年盛夏,謝全治駕車途經“怒江72道拐”路段,剎車突然失靈,謝全治一邊想辦法給車輛減速,一邊招呼帶車干部“跳車”。

  電光石火間,他將方向盤死死地向山體一側打去,車廂與山體劇烈摩擦出道道火光。持續十幾秒的刺耳響聲過后,汽車停在了離懸崖不到5米的地方。

  那天,車上的戰友全部安然無恙。至今回想起那一幕,謝全治心有余悸,卻語氣平靜:“戰友安全,車也沒受大傷,一切都妥妥的了。”

  謝全治的手機里,兒子成長的點滴,被他小心珍藏。

  “我現在學會做西紅柿炒雞蛋了!”視頻里,8歲的謝佳林懂事而乖巧。

  抓起電話,謝全治告訴兒子:“好孩子,明年爸帶你來高原,看看這里的武警叔叔們,你一定得給叔叔們露一手。”電話那頭,小佳林開心地笑著,不住地點頭。

  離隊前的清晨,謝全治把23號車仔細清洗干凈,擦得錚亮。

  他把車鑰匙交給戰友陳貴生,叮囑道:“這車是‘老伙計’了,以后托付給你了……我沒走完的路,你要好好走下去!”

  謝全治哭了,陳貴生也哭了。

  ■“五味瓶”在心中翻江倒海

  “葛彬!”“到——”

  下一秒,葛彬將那支陪伴了自己整個軍旅生涯的狙擊步槍,交到戰友手中。交接的瞬間,這位一向沉穩的狙擊手,雙手顫抖得厲害。

  年輕的戰士謝孝峰,含淚為葛彬摘下金燦燦的領花,理正了掛在他身上的哈達。回憶的“五味瓶”,在謝孝峰的心中翻江倒海。

  “練好繡花功,自然長本事。”4年前剛被選為狙擊手時,師傅葛彬的這番話,謝孝峰一直記在心上。

  練槍之初,謝孝峰急于求成,成績始終上不去。

  葛彬就教他“針線活”——用繡花針在米粒上打孔。這“米上打孔”的本事,可不是一蹴而就的,練的正是狙擊手最需要的耐心與沉穩。

  “穿米時,力量稍大,米粒就會瞬間破裂;力量稍輕,又不足以挑破米粒。”在葛彬無數次的示范中,謝孝峰的成功率越來越高,據槍瞄準的耐心也越來越足。

  對狙擊手來說,據槍的穩定性決定射擊的成敗。為了練就據槍“絕活”,葛彬總結了一系列“高招”。

  每次訓練,葛彬都會在謝孝峰的槍管上,放上一枚彈殼。起初,葛彬要求,訓練10分鐘彈殼不允許掉落。后來,謝孝峰練到堅持1個多小時,彈殼也不掉……

  “帶徒弟怎能留‘后手’?新兵超越老兵,才能真正超越自己。”在葛彬這位狙擊手的靈魂深處,每一個“巔峰”都將變為低谷,因為要超越。

  葛彬眼里,謝孝峰是個“狙擊手苗子”,這些年,他把自己的狙擊技巧傾囊相授。葛彬堅強勇敢的性格,也在潛移默化中,影響著謝孝峰這一批年輕的狙擊手們。

  “班長,你教我的,我一定會傳承下去。”交槍儀式結束后,已成為特戰隊員的謝孝峰,與葛彬緊緊相擁。

  云卷云舒,花開花落,又到了分別的時候。

  車開了,老兵走了。望著老兵們漸行漸遠的背影,戰友再次深情呼喚:

  別了,親愛的班長。別了,深愛的軍營。今夕何夕,一聲“到”,一生到!

  版式設計:梁 晨

       葛 濤 王 偉 姜潤首

【編輯:田博群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三人麻将都有什么牌 竞彩单关稳赚策略 球盘体育比分网 捷豹分分彩免费计划软件手机版 彩客北单比分直播 手机捕鱼游戏免费下载 901足球即是比分网 打码赚钱的方法如下 11选5胆拖对照表 申通快递如何赚钱 杭州麻将规则教学 助赢北京pk10手机版 增强型股票指数基金 巴蜀麻将上下分模式群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助手 快三大小单双预测软件手机版 极速快乐十分结果